全站搜索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联系我们
公司新闻
 
公司新闻
杀不死我的,必然使我更加强大 | 吴伯凡
作者:    发布于:2018-09-26 08:20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著名学者、商业思想家吴伯凡

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笔记侠

微信ID:Notesman

讲者 | 吴伯凡

封图设计 | Holly 责编 | 嘉琪

内容来源:2018年9月8日,在场景实验室主办的《奥迪·造物学:新物种商业方法》深圳站活动中,著名学者、商业思想家吴伯凡老师进行了&凯时娱乐官网ldquo;新物种:起源、迭代与繁衍”主题分享。

完整笔记·独特思维

笔记君邀您,先思考:

当今,无论是对于老牌传统企业,还是新创企业,新物种的出现正在重塑着商业与人的关系,它们正在形成全新的商业范式,冲击着各行各业。

这不免要回到与生物相关的一些概念,接下来跟随笔记君一起由浅入深去听听著名学者、商业思想家吴伯凡老师怎么说。

以下,enjoy~

我今天分享的主题是“新物种:起源、迭代与繁衍”。

我们做任何一个产品都有起源,中间有迭代的过程,最后是繁衍。

一、生物,是基因与能量的传递

自然界中,所有物种都是太阳的孩子,太阳是地球生态体系中唯一的总的能量“提供商”,促使万物生长。包括我们今天使用的任何能量,都是由它提供的。

自然界的万物说到底是太阳能量的分发。植物最早接受到太阳的能量,转化成生物能,形成能量的传递。

光会产生巨大的核反应堆,每天产生能量分发成物种。而分发的过程便是生命展开的过程。

2

说到底,生物就是基因与能量的传递。整体生命是传递基因,个体基因是寻找能量。基因与能量的传递形成了繁殖链与捕杀链。

1.繁殖链与捕杀链

繁殖链,不是传递基因,而是尽可能地承载基因,也是基因迫使每一个个体不断传递。

所有人的奋斗,不过是在基因驱使下的深度毒瘾,进而在毒瘾的驱使下做各种各样的事情。

个体作为接力赛中的一段,必须在过程中保证能量的供给,否则没等到有繁殖的机会便死掉了。

3

这两个链条是不一样的,以捕杀链为例,植物把太阳能转化成生物能,羊、鹿、大象等食草动物摄取。

生态学有个10%定律,一只羊最后形成的能量是可以算出来的,这个能量相当于它这一生摄取草的能量的10%。

狼靠吃羊为生,狼的能量也只有10%。从草到羊再到狼只有10%的传递。这个传递过程中,我们要尽量阻止传递链。

在捕杀链中,有个成语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”,不要让自己作为能量包传下去,这是捕杀链。

繁殖链恰恰相反,从上往下传到你这里,你要尽量把自己的基因往下传。

2.生态位

这些年我一直说一个概念“生态位”,指一个生物在这个地方可以获取的资源及其受到的约束达到平衡。

3

任何生物活在世上都有两个东西:资源和约束,二者缺一不可。

如果没有资源,它的能量、捕杀链就无法进行,但同时它总是受到约束。

当生物出现时,马上可以推演出生态位,并且所有的生物都会指数增长,不受限制,无限衍生。

举个例子:

如果没有约束,1粒小麦会长80粒麦子,80粒会再长,形成80的N次方。

另外,“任何一个生态位一定是资源和约束的总和”,这和我们设计一个产品、一个商业模式是一个概念。

比如美军编舰队原则:

美国海军编一个舰队,舰队里有航母、巡洋舰、运输舰,编队的原则是整个舰队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可以活下来,拥有独立的生命延续力量。

在越来越小的空间里装越来越多、越来越有效的东西,是行李箱或者组合,组合是无色无味的说法。

3.生态位与性状

装行李箱是一门艺术。如何在最小的空间里装最多、最有用的东西,是装行李箱很重要的一个使命。

性状行李箱(Traits Portfolio):

指任何生物都有各种各样的性状。可用有限空间内,植物是固定生物,动物是移动生物,但它们都是一个性状行李箱。

行李箱里装的东西有什么性状以及它们之间的组合不是随便构成的,而是由你能去的地方决定的。即它的环境,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生态位。

3

生态位跟性状之间是反转表达的关系。

如果你有生活经验,不需要你是生物学家、生态学家,只要仔细观察生活,就能还原一个物种的生态位、性状。

每个物种都是性状组合,你知道它是反转表达的话,便知道其生活场景。比如,你说这个人很刻薄,或者很慷慨,这都是他的反转表达。

举个例子:

蛇,视力不好;鼠,鼠目寸光;蝙蝠,有眼睛,但看不到。在特别黑暗的环境或者深海还有盲蛇,根本没有眼睛。

这些物种极其残障,还能活下来,一定是生态位的反转,说明它们的生存环境中视力不太管用,它们根本不知道有无视力的差别。

这在生态学中叫做选择压(2个相对性状之间,一个性状被选择而生存下来的优势,或者是在2个基因频率之间,一个比另一个更能生存下来的优势)。《进化论》中谈到当没有选择压时,物种便无法进化。

如果眼睛好不是优势,那眼睛便不再变化,视力将越来越差。蛇、鼠、蝙蝠之所以眼睛不好,从它们眼睛不好中,可以了解他们的生态位:因为它们活在黑暗中。

沙漠中物种很少,出来一个猎物,如果你不能稳、准、狠地把它放倒,那你就可能被饿死。这时物理武器不再管用,必须用化学武器,比如注射毒液。

3

生态位决定性状,一个生物不止有一个性状,或者称之为性状行李箱(TraitsPortfolio)。任何物种都是特定生态位下的基因和能量传递的解决方案。

比如蝙蝠的超声波、蛇的毒液都是解决方案。

7000万年前,蝙蝠在夜里通过超声波回弹技术,就可以准确地知道昆虫和它的距离。即便山洞中有几十万只蝙蝠,也不会互相撞到,因为它们不用视觉,靠的是特殊的听觉。

毒蛇放射毒液是会消耗能量的,在逐渐进化过程中,有凹槽的牙边缘变得越来越突出,最后就像注射针似的直接插进去,不但不浪费,毒性反而更强。

蟒蛇没毒,原因是它体型太大,只需动用物理手段即可。

3

总而言之,任何物种都是特定生态位下的产物,目的是实现基因与能量的传递。

3.基因与能量的传递

基因传递是延续,能量传递是从上到下,到我这里结束。这是物种的目的,为了实现这个目的便有了解决方案,而每一个物种都有一个解决方案。

前不久我重新看了BBC的自然探索片,八九十岁的老人,讲亚马逊时,不说这片丛林里有400万个物种,而是有400万个解决方案。

英雄所见略同,物种就是解决方案。他的原话是“4 Million Solutions”,这个解决方案可以换成物种或者生态位(Niches)。

热带雨林,表面资源丰富,实际极其贫瘠。因为物种拥挤,所需肥料甚多,阳光渗透率不到2%,有的地方完全得不到阳光的渗透,而且经常下雨。

在捕杀链上,动物吃植物天经地义,但捕蝇草是吃动物的,张开的叶子上,长满细针,只要有东西掉下来,就会被吃掉。

11

捕蝇草的解决方案是分泌类似花蜜的东西,吸引苍蝇。只要在15秒钟内,碰到两根细针,就会立刻合上,把苍蝇困在里面,吸掉它的能量。

实际上,这是一个机会成本,因为关上,便没有苍蝇再进来。

这个地方很贫瘠,它把叶子当成根来吸收能量,不这样便活不下去,所以捕蝇草也是一个Solution(解决方案)。

绞杀榕也是如此,种子在地上无法发芽,没有阳光,根本没有生存空间。

但鸟是自然界中肠道很短的播种者,它的种子被鸟吃掉,种子不但不会被破坏,还能通过肠道增加影响,借助鸟的粪便排出来,进而发芽。

1

发芽后,它的策略是不往上长,而是从树枝上一直往根延续,触地后往下扎,吸收土壤的养分。

当根基够多够深时,它便开始进行阳光争夺战。树的主干会一直长到顶上获取最多的阳光,越长越大,越长越粗,把原来的树种绞死。这是绞杀榕的生长过程。

有的绞杀榕是员工,有的绞杀榕是企业,表面上依附你,实际上是借机行事。

3

在特定生态位上,这就是精准的解决方案。

4.变异

① 变异

达尔文谈到,自然选择是天择,遗传过程中会有变异,而变异是一个物种的创新基因,包括癌症。

癌细胞里有原癌基因,实际上是让细胞具有某种创新性。在环境发生变化时,细胞可以“将在外,军令有所不受”,适应你的环境。

如果经常让细胞觉得有必要调整或者创新,最后把原癌基因激活到特别大时,细胞便开始删改内部关键信息,使之与总部没有联系。

这时,它就是“叛军”,占山为王。它只管长,长在肝脏,按照肝的形状长;长在肺上,按照肺的形状长。

这就是癌细胞。

基因有遗传和变异两种,变异既是一个好东西,又是一个坏对象,使我们面对一个复杂多样的世界。

自然环境是一个“主考官”,跟高考似的,有一套选题和平衡标准。你不能因为只会做去年的题,而抱怨今年的题目花样变了。

1

这就是自然,既是筛选的标准,同时也是一种选择机制。

② 天择

达尔文理论不叫自然选择,而是天择。自然界动用的都是筛选机制,有一个严格的标准,尽可能扩大“考生”数量,千军万马过独木桥。

自然选择是大自然操控的“大规模杀伤性武器”。

我看过一个很有意思的纪录片,卵子一旦受精后便会关闭,你出生的概率是亿分之一。

我们作为物种出生在这个世界上,随时面临自然界的淘汰。

2010年,中国有6700多家团购网,但现在只有半家团购。

任何一个产业都是如此。但人也会选择,事实上我们今天看到的物种不是自然选择的结果,而是人工选择的结果。

3

比如皮肤肤色的变化:

从非洲过来时,我们祖先只有200多万人,从东非大峡谷到欧亚大陆,各奔东西。

起初肤色都是一样的,人体黑色素是为了遮挡紫外光线。

回到“性状是生态位的反转表达”,如果人在北欧,紫外光线越来越少,黑色素的分泌越来越少,经过几十代甚至上百代后便固化形成白人。

我们这里不太高,也不太低,黑色素适中。包括印度人很黑,都是选择的结果。

小麦是占地面积最大的物种,占地球的2%,它的“基因成就”达到了万级速度。

它原本只是中东的野草,幸运地被一个妇女吃掉,还种下几棵,今天成为最大的“基因成就”。

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“基因成就”?

我们发现大自然的天择和人择有两面,一面是毫不留情的大规模杀伤性,这是自然之手。

一到春天,池塘里经常看到黏状的东西——青蛙卵,慢慢变成蝌蚪,再变成青蛙。在这个变化过程中,有很多被鱼吃掉了。

但它也有大规模繁殖的一面,一旦成为亿分之一、万分之一,内含指数便是1、2、4、8、16、32,一直到256、512、1024。

它是指数级的增加。癌症一经发现便是晚期,也是这个原因。

1

这就是选择中的两面性,也就是双重特性。一方面大规模杀伤,另一方面大规模繁殖。

一旦没被淘汰,便能大量繁殖,不惜一切代价培养出一个优秀的胜出者。

③ 奇点

寒武纪物种大爆发,大概是4、5亿年前,世界的变化是奇点。不鸣则已,一鸣冲天。

我们生活中也有这样的人,平时不动声色,过了某个年龄后,任何人都不能阻止他的爆发。

3

自然界有奇点,市场也有奇点。即便有些行业被认为是暂时冬眠,但只要你仔细观察,就会发现,它只是一直静等奇点的临近。

大概4、5亿年前,地球表面氧含量骤增,原来空气中的含量是0.21%,当突然达到21%时,便会出现物种大爆发,形成新资源的供给和旧约束的消失,二者是一回事。

任何一个产业都是这样,包括金融和P2P。

大爆发之后一定是大灭绝,资源供给充分,约束消失后,粗放型的简陋物种便出现了。

一旦物种大爆发,你想要活下来便不再是跟世界之间、能量之间的关系,而是你跟其他物种之间的关系,即如何在复杂的生态中获得生态位。但很多物种都会消亡。

3

这便是自然界。商业、社会都是如此。只要物种大爆发,一定意味着物种大灭绝。

联系到产业,共享单车某企业破产了,记者问他为什么想到在重庆创立共享单车,他说因为重庆没有自行车。重庆是车骑人,怎么会有自行车?

它的出现是“伪新物种”,是资源突然供给。

中国约束最厉害的,一定是泡沫最大的,金融便是如此。不是做了新产品就是新物种,很可能是会灭绝的伪新物种。

3

硅谷教父提出 “保龄球道市场”的概念。打保龄球时,各有各的道,不会串道,也不会产生竞争。

但这不会持续太久,总会出现吞并。所以又提出 “龙卷风暴”的概念,相当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。

也许刚开始会存在一段时间的保龄球道市场,但很快会变成龙卷风暴。当然,成为龙卷风暴中心的概率会很低。

5.性状各异

我们有各种各样的性状,中国人称之为天性、秉性、习性。

天性,出生时便决定,秉性是父母给的,习性是后天所得的。性状本身就有,是否强化是由后天环境的选择和激活。

1

环境的特殊性,会逐渐泯灭掉你的某些可能性状。

比如阑尾最早时候是有用的,后来人类的身体发生变化,它就没用了。

再比如海底生物原本是没有眼睛的,它们在找食物时,全凭感光蛋白感受礁石哪一边更亮,更亮的一边就表示有食物链,有东西可吃。

自然界中羊吃草,狼吃羊,这是捕杀。捕杀过程中,场景一旦发生变化,就对眼睛有要求。

草食动物的眼睛长在两边,可以达到360度,至少是270度的观察角度。它们吃草的同时还要监视周围有没有肉食动物过来。

食肉动物的眼睛在同一平面上,因为它要吃某个猎物,就要对这个猎物进行准确的定位。

从感光蛋白到眼睛,都是解决方案,从弱化状态到强化状态。

人类有一个奇怪的特性,去年《Nature》有一篇文章:

你在前面走,会感觉到后面有人看着你,而事实,确实如此。

结论是我们后面有感光蛋白,而后面没有此项能力的人会被淘汰掉。

所有的过程都是性状。

二、迭代

达尔文研究《进化论》后,总结出一段著名的话:

从简单而不完美的眼睛到复杂的眼睛,中间存在无数过渡阶段,每一级形态对拥有者都是有用的,每一次选择都存在有用的微调。

亚马逊贝索斯曾说:“以非致命的失败不断获取真知”,也就是永远受伤,永远不死去,每一次受伤只能使我更强大。

以上,都可以作为迭代的定义。

2

迭代的隐性玩家有很多,如绞杀榕、毒蛇等。最大的隐性玩家是基因

比如线形虫,在水里繁殖,它的幼虫(寄生虫)可以感染到蝗虫身上,一辈子在蝗虫身上生活,把蝗虫当房车。

它在进化过程中形成了精妙的吃的艺术,它选择从不会影响蝗虫生命的地方开始吃,等到繁殖期没必要在“房车”里住时,它会让蝗虫对水产生极度的渴望,不顾一切地找水。因为线形虫要在水里繁殖。

蝗虫对水有敏锐的嗅觉,只要有水就扎进去,这是它人生的巅峰期,是它觉得“我终于找到我最幸福的时刻”,实际上是生命的结束。这是蝗虫的“奋斗史”。

2.产品迭代的隐性玩家

其实,产品在迭代过程中也有隐性玩家。我们说一个产品是一个新物种,是比喻的说法。

产品和物种的实质区别是什么?物种有自己的神经系统,而我们的产品没有。一个物种对其生存的生态位有深切的感知,它本身是生态位的特定解决方案。

如果要让你的产品持续迭代、进化,你必须要当你产品的神经系统,这是比尔盖茨在1998年写的一本书《未来之路》里谈到的数字化神经系统,一个企业一定要建立这个东西。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,你一定要先要知道。

真正的隐性玩家是物种迭代,它们在变化,“考题”也在变化。我们经常丢分可能不是回答不出来,而是把题目看错了。

也许看上去跟你平常做的一样,但事实并非如此,按照往常思路答题便错了。

我们要明白大自然提问者的真实问题,这才是隐性玩家,千万不要认为迭代是“我在迭代”。

3

迭代速度要非常快,不要等到完美后再放在市场上。你要小步快跑,不断跟市场对话,对市场有一个认知,把认知转化为产品。

这个产品里有很多“想当然”,有很多你坚信的东西。但在答题、在做产品时,一定要记住你是答题人,而不是出题人、判卷人,市场才是判卷人。

我经常建议创业者做这样的笔记,每天写日记,分为两部分:“原来我以为”和“没有人告诉我”。

这是认知增量,你花钱创业是买认知,不是挣钱。当认知增量迅速满足产品时,就放在产品里接受第二次考试,考试周期越快,测速越多,你的产品也就认知越快。

高考前一年会天天考试,考到你对考试毫无感觉,考到你觉得全国高考出题人真笨,还不如我自己出的。

迭代,是造物权的让渡,不是你在造物,也不是你在迭代,而是隐性玩家在造物、迭代。

我们是答题人,而不是出题人。阿兰说“大海塑造了船只”,是大海用自身彻底的严谨性,选择了功能适应的船只,从而塑造了船只。

2006年,我去了斯特哥尔摩,参观了沉船博物馆。一直以为,世界沉船史,是船走到一半在太平洋、印度洋沉下去的,而事实是接近一半船在首航中就沉没了。100年后才被捞出来。

当时瑞典想称霸北欧、俄罗斯、德国等,建立瑞典帝国。但大国崛起首先要造一只船,所以瑞典每天在造船,船里要建炮台,最后国王把船造出来了。这种体制下,企业称之为“管理礼节的灾难”。

轻度礼节是好的,否则只会导致灾难,最后造出一个怪物。

2.造物的,永远是市场

自造与造物,不是由你造,而是它自己造,是真正看不见摸不着的隐性玩家来造,也就是市场。

我们认为很多从0到1的东西是从1到N的,从0到1是从无到有,从1到N是从有变成更好。

一个物种是一个性状行李箱(Traits Portfolio),你要把性状装在行李箱里。当形成一个合理性状组合时,它一定是各种生态位都已齐备。

新物种是什么?

性状功能的乐高游戏,乐高游戏就是模块,每一个人用的乐高砖都是一样的,但拼出来的东西并不一样。

现在有一个说法是模块式创新,我称之为乐高式创新。把既有的性状模块和功能模块结合起来,并不属于你的原创。

现在说设计驱动,把一些性能和功能都模块化,相应的技术也模块化。

你要做的核心工作、核心竞争力在于拼城堡、军舰和飞机,形成一定的竞争。

于大量公司来说,就是乐高式创新,像是一个乐高游戏。

3.临近技术的自然嫁接

有时历史是偶然的,临近技术的自然嫁接会形成大家都知道的新物种。

以轮式行李箱为例,它的历史只有40年。为什么这个没有多大技术含量的东西一直到上世纪70年代才出现呢?

原因在于隐性玩家(出题者)没有出现。

两三千年前可能有箱子,五六千年前可能有轮子,但两个东西始终没有做在一起。轮子可以用于车上,箱子可以放在车上,一切都很自然。

关键在于没有应用场景,直到上世纪70年代出现了第一批大型机场。

以前在小机场有两种情况:一是提行李,二是提不动的用行李车。因为这不是普遍的需求,所以这道题尚未出现。

但70年代,这道题出现了,需求侧驱动是大型机场的出现,然后是供给侧需求搬运行李的手推车,行李箱是把这两个东西合为一体。

3

我们说一个新的物种,其实并不是全新的,它只是性状的组合,这决定了行李箱装什么东西,你说了算。而不是今天学造物学的人活着我们不知道的出题玩家说了算。

其实,所有的题目,重点不在于题目本身多难,而在于人们很容易看错题目。几乎看不到迹象,但又确实存在,新物种也是这样一种视野。

大家觉得这是新东西的时候,它已经不新了,当你明确知道该走哪条路的时候,这条路已经不属于你了。

在造物界,我们学习《进化论》,它不是按照蓝图长出来的,而是随着环境随时调整。解决方案就叫做“新物种”。谢谢大家!

本文来源:公众号 @笔记侠。中国最大的新商业知识笔记共享平台,微信价值排行榜总榜前十,独家笔记支持湖畔大学、混沌大学、青腾大学、高山大学、中欧创业营、京东商学院、北大国发院等顶尖商学院课程,BAT、TMD、小米、华为、网易等知名企业,丁磊、傅盛、李善友等知名人士,60万企业决策及管理层都在看。

脚注栏目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Copyright © 2013 凯时国际娱乐凯时国际娱乐,凯时娱乐共赢共欢乐,凯时娱乐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